《哭劉尚書夢得》 http://www.dgmzoq.live http://www.dgmzoq.live/shiciku/390729.html 四海聲名白與劉,百年交分兩綢繆。
同貧同病退朝日,一死一生臨老頭。
杯酒英雄君與操,曹公曰:“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。
”文章微婉我知丘。
仲尼云:“后世知丘者《春秋》。
”又云:“《春秋》之旨微而婉也。
”賢豪雖沒精靈在,應共微之地下游。

《哭劉尚書夢得》 隋唐 _ 白居易


  • 時間:2018-01-19 13:10:01
  • 來源:本站發布
  • 作者:白居易
標簽:《哭劉尚書夢得》白居易悼亡人際交往 白居易|

《哭劉尚書夢得》 隋唐 白居易


四海聲名白與劉,百年交分兩綢繆。
同貧同病退朝日,一死一生臨老頭。
杯酒英雄君與操,曹公曰:“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。
”文章微婉我知丘。
仲尼云:“后世知丘者《春秋》。
”又云:“《春秋》之旨微而婉也。
”賢豪雖沒精靈在,應共微之地下游。

作品賞析:
注釋:
【綢繆】綢繆(chóu móu):猶纏綿,此處指情意深厚。
【杯酒英雄】杯酒英雄:用劉備、曹操典,出自《三國志·蜀書·先主傳》。
【丘】丘:孔丘,孔子。
【微之】微之:元稹,字微之。排行第九,河南人。元和元年(806 年)與白居易同登制科,對策第一,拜左拾遺。與白居易過從甚密。”。

詩詞賞析

自古英雄相惜,文人相輕。對于白居易、元稹、劉禹錫來說,卻不盡然。他們生時同歡同樂,相親相愛,死時亦愿泉下結伴同游。如此交誼不可不謂厚。人到暮年,朋友相繼去世,先是元稹,再是劉禹錫,這怎能不令詩人悲聲痛哭。此詩頷聯共十四字,總括劉白同甘共苦直至生死相隔的交誼。“一死一生臨老頭”,兩個“一”復沓,節奏感極強,再現了聽聞哀耗一瞬間心中強烈的凄楚。頸聯用事貼切,毫不滯澀,亦是白詩本色。尾聯由劉禹錫寫到元稹,三人同行,二人卻已早逝,其悲真難以自抑。

回到頂部

安卓版renlib